雨轩纸镜

冬傷崖【2】

“他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

“呵...”

“走吧,去冬傷崖。”

...............

深色的忍靴终于踏上铺着一层厚厚青苔的石阶。领头的斑蹲下身去在厚厚的青苔上摸了一把。

“...有一点点触觉...3年未见这个游戏已经进化到这个程度了吗...”

终于领略到这个游戏厉害之处的斑不由得小小惊叹了一下。但随即又被他强行压了下去。

他直起身体后这才开始打量起这个地方。

 

如同卡卡西说的一样。黑暗的空间里只有一道仅容一人通过的延伸到黑暗中的石阶。

石阶一边是深不见底的冬傷崖,一边紧挨着石壁。

石壁被人为凿开一个个排列整齐的极小的石室。里面安放着看似是点燃不久的蜡烛。

斑探头向下看。黑暗中似乎有着及其微小的光源。

“向下走。”

 

“等等,有人。在后面...卡卡西!”

跟踪被发现了的卡卡西直接大大方方的从门后走了出来。

一旁的斑直接忽略了这场小插曲先一步走了。

“呦...我可以解释的..”

“回去!身为城主的你私自跑出来可不行!”

“我...不是城主。我是旗木卡卡西。卡·卡·西。”

“...战斗力如何?”

带土有些怀疑的看着浑身上下缠满了绷带的卡卡西。

 

“其实...已经好了的来着...”

随后,凭空出现的点点淡紫色的光点在他手中凝结成了一把通体紫色的苦无。他随手把那把苦无给丢了出去。

缠绕着紫色闪电的兵器在接触到石壁的瞬间就炸裂开来。虽说只有一瞬间,但那紫色的电光却将苦无的威力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两人面前。

“嘛...大概就是这样的水平。我可以跟着你们吗?”

“..........”

一旁的带土站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待他回过神来在意识到老爷子已走远后拉着卡卡西的手就是一个跳跃。

 

“合格了,要加如我们小队吗?”在起跃的空档带土转过头来寻问。“小队?”

随后,在两个宇智波耳边响起的系统提示再一次刷新了两人对这个游戏的认识

【叮~~~系统提示  (旗木卡卡西)加入己方小队】

“哦~~~竟然还有这种操作!!”听着下方老爷子那惊喜的声音。带土默默在心里又将他拉低了一个档次。

 

“你走了,其余的那些人该怎么办?”

“我把目前我能找到的所有古籍都放在二楼了。”

“你为什么要跟着我...我们?”

“那个避难所,不对劲。里面的人,都不对劲。”

 

 

 

待两人追上斑时,宇智波斑正立在石阶上,手中的团扇及其轻易地将向他扑来的野怪斩成了两半。“愣什么愣!还不快过来帮忙!这群家伙太多了!”在砍杀的间隙他朝着带土大喊。

 

一旁的卡卡西越过带土就要前去帮忙,却被带土拉住了手腕。

“放心,老爷子能应付过来的。不用你操心~”他在石壁上找了个舒坦的地方靠着。“他可是全服第一啊!”

“全服第一...”

“我们这些外来者间战斗力的一个排名。你也别太在意。”

 

 

“啧!!怎么这么多?”野怪还在不断的从黑暗中涌出,视野受阻的宇智波斑无法估算大致敌数。肯定不会少就是了。再看看那边温香软玉在旁的宇智波带土,斑爷子气的心里那是一个不爽。再瞥了一眼怒气值后直接一个大招就放了过去。

欺负劳资没人是吧!!!

【怒气值+20%】

 

 

野怪:你没老婆就拿我们来撒气,还有没有怪权!!!

 

远处的老婆:阿嚏!!!!谁在想我啊...(抹鼻子)

 

 

 

多谢各位的支持。【其实,这可能是个坑】

 

 

 

关于冬傷涯

想来想去还是要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

1.原版糙汉子朱迪

2.高冷的柱子

3.美人柱子

4.冷美人柱子

身为一个柱厨我快要哭了

冬傷崖【1】

yo~~~~~~~~又是我,我又来了

人物属于ab,ooc属于我

网游梗

 

 

 

 

 

 

 

 

 

[叮~~~亲爱的玩家们,欢迎来到由**公司出品的大型全息游戏【月之眼】。 

感谢各位对时隔3年后再次出山的【月之眼】游戏的大力支持!!

游戏补偿已发送到各位的背包中了哦!还请,及时查看噢!]

[以下为版本更新公告:

开启四象地图【神界】【妖界】【魔界】

开放新剧情【天灾】

详情请在任务npc【城主】处查看

.............]

 

“三年,老子我等了三年!啊~~~从初中一直追到高中的游戏啊!!!3年,这么.....”

站在一大片废墟上的黑袍刺客不顾四周传来的各种目光。站在废墟的顶端发泄着自己心中的不满和怨恨。

直到一柄团扇架在他脖子上

“呦!老爷子。有没有很怀念啊!”刺客用刀将团扇稍稍推远了些。以免来人一个不高兴就让自己血条见底。

在这个游戏里,玩家是可以互殴的。没有地点限制。

宇智波斑干脆利落抬脚的把他给踹了下去。

“说好的同族爱呢!!........”

不去理会跌落废墟那人的叫唤,斑开始打量起这个地方。

毫无疑问,这里就是所谓的主城了。一个靠着几近与地面成90度直角的悬崖建立的城市。

但又和他记忆中的主城重合不到一起

到处都是残垣断壁。记忆中用玉石铺成的大道此刻也变得支离破碎。破碎的玉石上还沾着不知是谁的黑红色的干涸的血迹。远处用上好砖石垒起来的的城墙也被硬生生撞开了一个缺口,四周还残留着令人望而生畏的巨大爪痕。

死气交织成一片罗网笼罩在这个城市的上空。

“老爷子,你说这npc还活着吗?”再次爬上来的刺客一边弹去身上的尘土一边发问。

“还记得上一段剧情里东边悬崖的避难所吗?”俊美的战士收起团扇,一甩鸦黑的长发就要跳下废墟。

 

刺客敛去了笑意也跳了下去。穿过人群跟在他身后向着悬崖的方向慢慢走着。“你这么急干什么?”

沉默...

“好吧,我明白了...那么,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新剧情。摸清世界观的话,这是个快捷的方法。啊,到了。”男人取下背负在背后的团扇,纤长的手指握住扇柄。用一股不容置疑的力道在面前看似粗糙的崖壁上扇出一道一人多高的入口。后是一段蜿蜒而下的楼梯。

然而周围的玩家都像瞎子一样无视了这块地方。

“上一段剧情应该只有4个人完成了。”只有4个人知道这个避难所

“系统会自动发布吗...完全是个陌生的世界。那个背包就是为了应付这种情况。”

“身为贤二的你竟然会有想通的一天...”

“哈!你有意见吗?”

“行了,给我闭嘴!”

刺客不满的瞪了他一眼,随即乖乖住了嘴。

 

宇智波斑想的果真无错。三年前的npc大多都聚集在这个身在地表之下几百米深的宽阔的避难所里。

那些负伤的npc看见有陌生面孔走了过来,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并用手指了指上方空阔的平台。

这是个两层的建筑物。

城主就在二楼。

得到信息的两人一个飞身就跃上了二楼。

他们踏上二楼的一瞬间,靠在二楼护栏处的男人也转了过来。

“你就是城主?”带土越过面前的斑眯起了眼睛仔细的打量着这个浑身上下都缠满了绷带的男人。

“对。我就是城主。旗木、卡卡西。”带着面罩的白发男人起身,对着他们在铺着草席的地板上盘坐了下来。

“我知道你们有很多的疑惑。但是很抱歉,我想我暂时还不能解答。”

藏青色的眼睛里流露出来的是困惑不解和真真切切的歉意。

“为什么?”

“据下面那群人说,我是在对抗天灾的时候受了重伤,幸好前任城主将我从鬼门关给拉了回来。但是丧失了所有的记忆。”他顿了顿,“但是目前的情况我想我还是可以作答的。有什么想问的我会尽力回答的。”

两人也不客气,在他面前坐下了。

“【天灾】是什么?”

“一只会在怨气浓郁的地方降临的九尾妖狐。战力强大。”

“是谁出手救下了你们?”

“...不太清楚。下面的人都说是一道从冬傷崖里射出的光束。”

“冬傷崖?那是什么地方?”

“避难所就在崖边。从一楼西边的门出去就是道非常深的特大裂痕。有一条小径可以下去。据说里面住着实力恐怖的神人,那道光就是他发出的。”

“【天灾】发生的时间呢?”

“昨天晚上。突然来袭。”

“妖狐呢?”

“不知道。”

“冬傷崖是怎么回事?在城里完全看不到。”

“这个上古时期被创世神用斧子劈出来的裂痕把这个万丈高的悬崖分成了两半,而且还延伸到了地底下。那位神人运用无上的力量将原本被分开的悬崖又合上了。所以冬傷崖算是地底下的一道裂痕。这是古书上所记载的。可信度有多高我就不知道了。”

“它有多深?”

“不清楚。大概有三千米宽。”

 

 

画痴【完结】

女人通常都有着超准的直觉

这点在下是真真却却的体会到了

 

一日在下前去拜访柱间大人

却在半路上见到了夫人

 

夫人带着她的下属进了柱间大人的庭院

 

在下拳脚功夫不行

爬树之类的倒是在行

 

从树杈上跳到屋脊上

再掀开瓦块窥探屋里的情况

 

“先生觉得大公如何?”

“不瞒夫人,大公大人确乎是一位正人君子。待人待物也可见其诚心。”

“先生说笑了。大人可是孩子般的脾气。阴晴不定的呢~”

......

 

夫人是在试探

她的戒心已经到了不待见柱间大人的地步了

 

女人的手段是非常狠辣的

 

 

 

孩子的天性使得他们更为敏感一些

 

即日,大公大人便亲自前去了斑大人家中秘密商议

 

他们说了些什么

在下至今都不甚明白

 

但之后的发展倒是让在下猜出了几分

 

几日后,大公大人便让斑大人绘一副屏风

题材不限

 

此后

在下便很少见到斑大人了

 

他将自己关在画室里

 

就连食物都是他门下的弟子放在门口

再在固定的时间收回餐具

 

期间柱间大人也上门拜访过

不过斑大人也只在寒暄了几句后又匆匆回了画室

只留下站在大厅中央满脸担忧的柱间大人

 

待斑大人再次进入大公大人的府邸

已是几月之后的事情了

 

斑大人站在大厅中央

面色惨白

隐藏在袖子里的双手紧握成拳

 

“...关于这画,我打算在画面中央画上一辆燃着的蒲葵叶车。车里坐着一人。在浓烟中........”

 

他之后还说了什么

但在下当时脑里浑浑噩噩的一片

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在回转

 

大公倒是笑了

“你画不出来的话...那就让你亲眼看看那场景吧!”

 

在下最不想看到的场景出现了

 

“明晚子时。到后院来!”

 

他是个恶魔!

 

男人似是知道逃不脱这个车子

便安分了下来

 

像往日一样平如秋水的眸子淡淡的扫过趴在在下身上哭的梨花带雨的两位侍女

扫过立在亭中的大公

 

他身边的侍从一个个都低垂着脑袋

 

扫过那个将自己的身影隐藏在灯下阴影处的男人

 

扫过立在车旁手持火把不断颤抖的男人

 

最后他的眼睛盯着车篷

 

“今夜,就应了你的请求!点火!!!”

 

火把终是点着了那辆车子

火苗将男人围在中间

 

周围立着的人们都将脑袋低垂下去

 

在下听到了啜泣声

并不小

 

那个恶魔般的男人仿佛看呆了一般立在那里

紧紧握着的双拳也松开了

他就站在那里

 

 

几日后

 

那幅屏风终是被呈了上来

在大厅中掀开了她那神秘的面纱

同时

从厅外跑进来的侍卫也带来了一个消息

“斑大人于今日午时在家中悬梁自尽”

---------end---------

 

 

“斑!!!有强盗啊!”

“别吵了!只是几个小毛贼而已!”

 

 

 

 

 

 

 

第一篇中篇到此就算是完结了

感谢小伙伴们的支持!!!

最后写的有些急,完结的很仓促

还请不要介意

 

 

画痴【3】

 




大公大人其实一直都暗恋着柱间大人

聪明如在下怎么会发现不了呢~~~


那一日,大公大寿



柱间大人在大宴结束时终因不胜酒力倒了下去

两个小侍女搀着他从偏门出去了


当在下送走了前来的宾客后,正欲回到房内休息

没想到却在路上碰见了枫子【搀着柱间大人回去的两个侍女之一,另一个叫湘子】


她的神色很是慌张

见到在下就像见到救命稻草一样

眼睛里充满了惊喜和慌乱


当即拉着在下就跑

“快去柱,柱间大人的庭院。大人有危险!!“

她几乎是哭着说出来的


幸亏在下常年在府内办着跑腿之类的活

当在下赶到庭院时

枫子早已被在下落的没影了


透过未完全闭合的房门

在下只看见有人在拉柱间大人的衣带

他的面部隐藏在烛光照耀不到的阴影下

柱间大人因为喝醉的原因其反抗性的动作过于微弱

轻易就被压制了


在在下踹开房门的前一瞬间

一条看似更加强壮的大腿已先行一步踹开了房门

木板被一股不可抗力所踢得摔成两半的声音成功引起了某位君子的注意


虽然他及时攀上了窗户却还是在挨了大人一记飞踢后才成功逃走的


斑大人也不去管他

用被单将床上的人儿整个包住抱在怀里后急忙奔出了庭院


”斑大人要去哪?“

随后赶来的两位侍女在花了一秒钟理清情况后问道


当然,在下是不可能回答的


”那个混蛋一段时间应该都不会再来了

幸好我不太放心回去看了一下

否则啊....“


”哎呀你先别说了

弄成这样可怎么向管事的交代啊!“

......

”大人、大人!快看看,这是什么?“

枫子把在打理时把从床上翻出来的瓷瓶举到在下面前

”这只是伤药,对,这只是伤药!“

从小就在大公大人身边长大的在下怎么可能认不出这药!

不过斑大人应该,不会做什么过火的事情吧...

不过,那位君子,到底是谁?


幸好柱间大人的庭院房子还挺多的

侍女们很快清扫出一间靠近人工湖的房子

【别问我怎么会有湖,会出一个小番外的】


柱间大人在第二天被斑大人送回来了

再把柱间大人安顿好后

斑大人亲自去找了大公大人

”把他放了“

”绝不“

大公大人像个孩子

所以他不会轻易放手的

但他确实是个温柔的人


斑大人看上的

是绝对绝对不会放手的


无论是用尽何种方法

 

【不是大公】

画痴【2】

柱间大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温柔

还带着隐隐的高雅


容在下说一句

比在下之前见过的大小姐们舒心多了

综合一下

在下常去柱间大人庭院的原因也就此成立了


”大人喜欢游历吗?“

”唔...谈不上喜欢吧...我一路来到这,山贼倒是见了不少。”

”找个固定的地方定居下来不好吗?“

”听起来很好啦。可是,我的愿望啊,可是要看尽这世间的风景呢!“

”可是...“

”所以说啊!要是有个很厉害的人赔我一起上路不就可以了吗!“

所以说大人您留在这的原因在这吗


拜别了柱间大人后

在下就看见了匆匆离去的斑大人的身影


之后的那几天

斑大人大部分时间都在军营里带着

官方回答是

”我要画一副《千军万马图》!“

为此他的弟子少不了天天去军营给他送东西


几月后我再见斑大人时

他给了在下一个极为热情的背摔

......

斑大人你高兴就好...真的...


柱间大人闲暇时总会给府邸里的侍女小姐们将一些他在游历途中听说的民间传说

大多数都是书上所未记载的

待着事传入斑大人耳朵里

事情就有点不对劲了


斑大人,您一个男子挤在一堆女子里听故事...这就有些不合礼数了

话说斑大人有过礼数这个概念吗?


在下突然发现刚才漏税了一件事

就是有时斑大人会单独去找柱间大人

在柱间大人身边无人时

据小侍女报

”柱间大人他就侧躺在榻榻米上。斑大人呢,坐在那上边。柱间大人再讲什么我是不知道的啦。但斑大人过一段时间就换一个方向。但他不管怎么换,眼睛都牢牢盯着柱间大人看。手也拿着铅笔在纸上不知画着什么...是什么呢?“

来来来。还请告诉在下。你是怎么偷窥那么长时间不被斑大人发现的。

斑大人的眼睛可像鹰的眼睛一样呢....


官方回答是

”我在寻找作画灵感。怎么,有意见?“

不不不,在下绝对没有


几月后

在下前去斑大人家里取一副约定好的画时

发现大人家里满院都是空白的画布

在下说明来意后。他就从偏房把画拿了出来

在跟着他路过主屋时

在下看见的那一幕在下可是至今都记着呢


满房的画布上都画满了柱间大人

特别真实。就像真的一样


【这么一说在下开头说的倒像是假话---斑大人看着柱间大人被活活烧死

是的,就算是在下在以上大篇幅的文字中也找不出那件事的任何证据

但事实就是事实】


后来,大公大寿



画痴【1】

在下曾有幸见过本朝第一画师的真迹

神迹

这就是在下的评论

在下曾在那幅画面前停了很久

身后的侍从被吓到失禁都浑然不知

可待在下稍稍往旁边移动了一些后

那个侍从立刻精神了起来

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画面中心

一个面容不算漂亮却可以紧紧抓住我们眼球的男人

在下讲了这么多,相信各位读者也都明白了这幅画的神奇之处了


其实关于这副画,还有一个真实的故事

相信大家也都听过

画师为了这幅画亲眼看着自己的爱人被活活烧死的那个故事

这个故事可是真的

要问为什么的话,在下原先可是亲眼见过的啊

那个男人


如果各位读者还是不信的话

在下也真的无法了


本朝第一画师宇智波斑

每次他面见大公的时候总是一副不把大公放在眼里的表情

幸好大公是个好脾气的人

不过他的画技的确是高

这也是他能取得大公信任的主要原因

当时可是流传着他画的鬼火会在夜晚从画布上飘出来跟在人们身后的故事呢

啊,不小心偏题了


有次

大公在自己妻子的生辰宴上

花了大价钱请来当时可以说是妇孺皆知,家喻户晓的戏子--千手柱间

来为大公的妻子祝寿

班大人身为大公身边的红人自然也在

那个戏子算不上美

浑身都散发着阳刚的气息

当时在下可愣了好一会

不止在下

好像除了斑大人之外都愣住了

等在下反应过来

那戏子已在厅中打起转来

红色的绸缎在他身上就像活了一样

金色的铃铛晃的直响

声音算不上好听

但极为舒心

他在阳刚与阴柔中找了个平衡点

恰到好处

整个人都极为舒心

这下就连斑大人也愣了

待他一曲终了

厅中响起了极为热烈的掌声


如果在下是个姑娘

早就被他迷得神魂颠倒了

大公就如此将他留了下来

现在回想起来

可真是个错误


柱间大人就如此留了下来

他本身就散发着平易近人的气息

再加上当日的演出

整个人的人缘直接到了max的地步


然后有一次在下路过柱间大人所居住的庭院

发现斑大人竟立在高树上看着


一周后斑大人就在厅上掀了一副画的画布

画上的正是柱间大人

在下至今为止都没想通当时斑大人的用意何在


画上的柱间大人极为好看

不不

在下指的可不是容貌

总之

一句话

就是好看


其实当时在下就想问了

斑大人为什么要画柱间大人

而不画别的呢


-----------未完待续

ps剧情有些借鉴了一下《地狱变》---芥川龙之介

有些bug在下真是无法

还请各位见谅


神经病系列【3】

神经病系列【3】

我推门进去的时候,他正睁大了眼睛看我。表情配上那稍显稚嫩的脸庞显得可爱极了


我:你好

他:大叔你好得把哟!

我:(大叔)...在这住的还习惯吗?

他:这里的人都很好呢!......我什么时候才可以回家啊?三代爷爷找不到我会着急的。

我:【不知道如何回答】......想出去走走吗?

他:嗯。【使劲点头】


-----------------------


【带着他在长椅上坐下,有人从他面前走过】

他:呦!【超兴奋】柱间叔!斑叔!

我:【震惊】斑?【被无视】

柱间:【停下】早上好!鸣人君!

他:【小跑过去】柱间大叔,我跟你说啊,........

【两人聊了很久】

我:斑?

他:对啊,就是跟在柱间叔身边的那个人。唔....有什么问题吗,大叔?

我:只是不知道他的名字而已【掩饰】你怎么知道?

他:柱间叔说过的呀!...呦!佐助!

【小跑过去】

佐助:记得要给我乖乖吃药【撇】

他:我又没病!!!你个混蛋!

佐助:【用手中的板夹狠狠敲了他的头,随后走远】

他:【大叫】你就是个混蛋!


------------------------------------------


我:平常你可不是这样的

佐助:嗯?【抬眉】

我:你应该直接走过去的

佐助:切!【不屑 扭头】

我:明明是医生却有轻微的暴力倾向...【扶额】

佐助:.......

我:你会对一个经历了车祸的孩子产生好感。嗯...奇迹...

佐助:随你怎么想

我:很阳光对吧

佐助:是胆小

我:躲进了自己所创造的那个世界?

佐助:难道不是吗?

我:是时候到了见他“亲人”的时候了。一起去?

佐助:我是个医生

我:【笑】


-----------------------------


【在玻璃后看着他与亲人会面】

佐助:他是个坚强的孩子

我:【我的内心受到了100点惊吓】

佐助:真的【停顿】一直这样?

我:他是个坚强,偶不。是个胆小的孩子

佐助:坚强


【阳光透过窗户洒在他的金发上】


我:是个太阳

佐助:......嗯

我:你应该会打我一顿的。

佐助:原因

我:【笑  离开】


你和他,可是同病相怜啊。坚强的孩子


【谁知道我写的是个啥....

各位看懂了吗?


神经病系列【2】

看着眼前的人,突然好奇起他面具下的长相了

被害妄想症

旗木卡卡西【新人】


我:您好,我又来了【话说我为什么要在桌子底下和他对话.....幸亏前几次总算是让他能和我对话了】

他:.........嘘,小声一点,他会来的【非常平静的面颊】

我:谁?

他:你没见过他吗?....哦,对了,现在是白天...但他也可能白天来...

总算获得了一些信息。但【他】是谁?


监控视频:

【即使是晚上他也惶恐不安的把自己缩成一团躲进床底。几分钟后他就爬了出来,黑色的眼睛带着轻蔑扫过监控器】


人格分裂+被害妄想症

旗木卡卡西


我:你害怕他

他:你看见他了?

我:【...第二人格】愿意对我多说一些吗?【好时机】

他:...唔...他每天晚上都会站在我的床前...他说【把她还回来...还回来...】然后用手掐住我的脖子......可我根本就不认识她!他到底,是在说谁啊......


一次,他的养父母来的时候,我去问了下情况

他的养父母:......说实话,他小学时其实是一个不怎么讨人喜欢的孩子,包括我们。但有一天,他突然变得乖巧开朗,温柔了起来。刚好,也是我们所喜欢的样子。可他后来却变得越来越沉默寡言,最后成了这个样子。有一次我们看见他在房间了自言自语,并没多大在意,可没想到,这样的事情竟然越来越多的出现了。最后实在无法,就把他送来了这里...

【他们还隐瞒了些什么,不过足够了】


我见到他了


我:她是谁?

他:琳。顺便再补充一句----我的女神。

我:第三个人格?

他:对。就是那个被他杀了的她。他太孤单,所以创造了我和琳。但他却杀了她

我:你知道原因吗?

他:你要知道他的养父母可都是虐待自己孩子的变态【挽袖子】看见这些伤痕了吗。这个是开水烫伤的,这个是刀片划伤的,还有这个...

我:原因就是这个?

他:琳太爱他了。他也爱琳。所以他杀了她。但就算是这样我也原谅不了他。


有时间在找他谈谈吧。他心里的结有些大

但我相信他们两个会很好的相处下去的



多谢小伙伴们的支持!!!


我整理了下手中的资料。在他回答我的问题前又翻看了一遍。

   千手柱间

   人格分裂

简单归纳一下就是以上内容


9.6

我:有和他沟通过吗

他:嗯,他说他小时见过我。我也记得

我:那是的他怎样

他:一个很可爱的孩子。我可以画出来的

我:资料上说你有暴力倾向。

他:我承认。谁让他们碰我的人

我:你的人?

他:对,我的。千手柱间,他是我的


9.15

他:先生你好!

我:你好

他:先生你见过斑了吗?

我:见过。你觉得他怎样?

他:斑是一个很好的人呢!他很厉害呢。

我:你不讨厌他?你可是因为他进了精神病院。

他:怎么会讨厌斑呢。我啊,最喜欢斑了!


9.15   晴

千手柱间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小时所经受的家庭暴力就是他人格分裂的种子。不可思议。



9.19

我:有想过人格融合吗?

他:没有

(开始考虑医药费的问题)

我:有考滤过你的存在会给他带来麻烦吗?

他:他需要我

我:你害他进了法庭

他:那是他们罪有应得!(暴怒)



9.23

他:先生,斑他伤到你了吗?

我:只是摔了而已

我:曾经有为斑的存在苦恼过吗?

他:最开始是有过。在他把几个小混混打进医院后。【顿】不过之后反倒是感谢起他的存在了。有好多次困难都是他帮我才解决的

我:想和他一直在一起吗

他:嗯!我们啊,会一直在一起!

我:可以讲一下遇见那几个小混混时的情景吗?

他:抱歉......我......想不起来


9.24

我:有想过对他的影响吗?别人的看法?你让他怎么顶着这个壳......


9.25

我:可以讲一下吗?遇见那几个小混混的情景

他:我是在放学时看见他们的,当时,我被他们堵在巷子里.......哎......


9.26

他:我...杀了他...他的血...在一滴一滴...往下滴...


10.1      雨

花瓶里双生莲中的一朵凋谢了,然后另一朵也枯了.....

可真不好养活



算是试做吧......